您的位置:首页-->>文艺创作-->>内容
文艺创作
文艺创作
桓台方言漫谈13
时间:2015/9/10 17:13:04 来源: 【字号:

    13、肉蛋

     这些年有一种舞台上的现象我很看不惯,就是露“肉蛋窝”(肚脐眼)。君不见,不论是歌舞还是演奏乐器,都有一些女演员露着一部分肚皮和“肉蛋窝”。尤其是演奏二胡、琵琶等古典乐器的时候,露着“肉蛋窝”实在是让人接受不了啊。希望有关部门干预一下。

    不过本文的主题与此无关,主要是借此引出“肉蛋窝”这个词。肉蛋者,是蝉和知了的幼虫也。而它们爬出的窝,就叫“肉蛋窝”。蝉与知了的幼虫一身全是肉,团起来圆圆的如蛋,称之为“肉蛋”,充分可见桓台人的语言是多么的生动形象。蝉在桓台方言里则被称作“烧老钱”,知了被称作“都了子”。也有老人把幼虫们叫做“烧老钱幼子”、“知了猴”。

     夏天的傍晚和夜间,桓台农村有一项十分传统的娱乐项目就是捕捉蝉和知了的幼虫,谓之“抠肉蛋”或“摸肉蛋”。这项运动老少皆宜,历史久远,初步估计足足有数千年。天没黑的时候和天刚黑的时候去捉蝉和知了的幼虫叫“抠肉蛋”。这个时候绝大多数的肉蛋还呆在地下的窝里,不过有的沉不住气已经用前爪扒了一道小缝通向了地面。人们只要仔细观察,很容易地就会发现这道小缝,于是用手抠开,将肉蛋捉出。而天黑透以后,绝大多数肉蛋已经从窝里钻出爬到了树上。这个时候去捉就容易多了,只要伸手往树上一摸把它们拿下来就行。所以叫“摸肉蛋”。

     老人们常说:“一个肉蛋顶一个鸡蛋。”这成为年轻人捉肉蛋的强大动力。而一代一代的人们,把捉肉蛋作为了童年时代最热衷的游戏之一,也成为了最忘不了的儿时记忆。记得我们这一辈小时候,每到傍晚,总是拿着小铲子、罐头瓶子挨家挨户地抠肉蛋。那时候家家户户都是土天井,路也是土路,到处是大树,地面上满是各种各样形迹可疑的小洞。于是满村都是低着头忙碌的孩子,不时传来惊喜的叫声:“这不一个!”“又一个!”路上见到小伙伴,最常见的问话就是:“你抠了几个了?”一听比自己的少便感到很自豪,一听比自己的多便眼红,赶紧去找。绝大多数肉蛋很傻,住的窝很浅,只要抠开就能很容易地捉出来。也有个别的智商略高,窝很深,刚刚抠开洞口它便掉了下去不见了踪影。这时候就需要用水灌,实在找不到水便用尿。肉蛋怕水,一会儿功夫就被灌得爬了上来,落入人手。一个晚上多的能抠五六十个,少的也有十几个。回到家在水里洗洗,用盐腌起来,数十天后用油炸炸就是一盘好菜。

     过去没有手电筒,天黑后摸肉蛋很是累眼,拼命瞪着眼往树干上看,看到圆圆的凸起便用手去摸,有的时候会摸到壁虎,甚至会摸到蛇。我就曾摸到一回蛇,吓得不轻。后来手电筒普及,每到夜晚,野外的树林里手电光亮如白昼,捉肉蛋的人比肉蛋还多,走了一拨又来一拨,一遍一遍如同鬼子扫荡。但就在如此残酷的生存条件下,仍有不少意志坚强的肉蛋死里逃生,成功地熬过了漫漫长夜,褪去皮壳,长出了翅膀,飞到树梢一边唱歌一边喝树汁。而肉蛋们褪下来的皮壳叫“烧老钱皮”,也就是“蝉蜕”,是一味中药。


关键词:||
版权所有:桓台县文化馆  电话:0533-8218005
地址:桓台县文体中心B座五楼  邮编:256400   
鲁ICP备1501784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