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文艺创作-->>内容
文艺创作
文艺创作
桓台方言漫谈12
时间:2015/9/10 17:12:12 来源: 【字号:

    12、野外的秘密

     桓台的广袤田野因为一些奇特的小动物而充满了各种各样有趣甚至是神奇的秘密。但这些秘密和乐趣只是属于农村孩子的,城市里的孩子难以得到。长虫不说,刺猬不说,田鼠也不说,这里只说说三种小动物。

     一是坡兔子。

     解释一下“坡”。这个词在桓台农村用得很多。比如,一人问另一人:“你扛着锨干啥的啊?”另一人答:“上坡啊!”这里并不是说要去爬坡,而是说要到野外去,要到庄稼地里去干活。或者说:“他在坡里呢。”像我们于铺村,以村子为中心的四方土地被称作“东坡”、“西坡”、“南坡”、“北坡”。“坡”意思在这里就是指野外和庄稼地。

     所谓坡兔子当然就是指野兔。

     坡兔子以跑得快著称,形容人跑得快就会说:“和个坡兔子似的!”上初中的时候,我们年级跑得快的几个同学不知道为什么全是付桥村的,我们于铺村和宗王村的同学每次跑不过人家就气愤地评价:“付桥人都是坡兔子!”

     坡兔子的形象有别于家兔,一是毛色灰黄,二是身体瘦长。它们祖祖辈辈生活在桓台的野外,与世无争,绝大多数时候吃野草,有时候实在饿了也吃点庄稼苗。也许正是因为它们吃庄稼苗的行为,惹来了人类长达数百年的追杀,而且发明了各种办法。比如用网捉,用叉叉,堵住一个洞口在另一个洞口点燃红辣椒熏等。记得过去有段时间,还经常有人骑着摩托扛着猎枪到野外打,然后枪管上挂着几只血迹斑斑的死野兔穿街走巷。我们一班小孩子总是跟着跑上一大段路,好不羡慕。有一回,一只坡兔子被追得慌不择路跑进了民宅。这户人家喜出望外,立即关门闭户,全家发动逮兔子。生死关头,坡兔子血灌瞳仁,瞪着一双赤红的眼睛一跳数米,最后竟然翻墙越脊走了。

     二是地皮子。

     当年生活条件不好的年代,吃点肉成为了人们共同的奢望。不过在农村,这个奢望有时候会忽然间很容易地得到满足。

     八十年代初的一天,我娘到地里干活,抓到了一只半斤重的地皮子。如果是现在,当时就放掉了,但那个时候当然是不能放的。娘将这只地皮子煮了煮,撕了撕,剁些葱花放上盐,约一大瓷碗,端到才四岁的我弟弟面前。弟弟没鼻子没脸吃了,丁点没剩,肚子也撑得圆滚滚的。娘一点也没吃,但看得高兴,就逗我弟弟:“小鹏啊,了不得了!”我弟弟问:“咋的了?”娘说:“你的嘴变成地皮子嘴了,眼睛、耳朵正在变着呢!”弟弟吓得拿镜子照了半天:“真的吗?真的吗?”……

     那么啥是地皮子呢?其实就是鼹鼠。

     一次我在学校里说起这种动物,一说是地皮子,我同桌就撇嘴笑了:“我还见过天皮子呢!哈哈哈!”作为城市人,他从没有见过也有情可原。其实,应该是“地貔子”比较准确一些,但由于这种小动物就在地皮之下活动,我总觉得还是写成“地皮子”比较符合心里的感觉。

     三是地羊。

     地羊和地皮子一样也是地下工作者,以植物根茎和粮食为食。不过地羊的个头比地皮子要大很多。虽名为“羊”,但其外形其实和羊真没有半点相似之处。

     地羊是近视眼,但非常警觉,只要地面上传来震动,它就在窝里停止活动或者从外面缩回到窝里。生产队时期,人们为了抓地羊想出了各种招法。最具传奇色彩的就是背人法。发现地羊后,一个人背着另一个人向它走去。地羊感受到异常,立即钻到窝里。两人到了地羊窝附近,背上的人下来,故意加重脚步“咕咚”“咕咚”走了,而背人的那位就在原地等着。地羊在窝里听到脚步声,便想:“人走了!”于是又从窝里跑了出来,往往被等在那里的人抓个正着。

     那么地羊到底是哪种动物呢?其实就是鼢鼠。老实说,我也仅只是听说,从没有亲眼见过。


关键词:||
版权所有:桓台县文化馆  电话:0533-8218005
地址:桓台县文体中心B座五楼  邮编:256400   
鲁ICP备1501784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