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文艺创作-->>内容
文艺创作
文艺创作
桓台方言漫谈10
时间:2015/9/10 17:10:45 来源: 【字号:

    10、貔狐子娘,好狠心

    我儿子君杰每次回到于铺老家,我的侄子君麟、侄女君琪是最高兴的,“哥哥”“哥哥”不住口叫,三人整天凑在一起玩闹,嘻嘻哈哈、叽叽嘎嘎,从来也不烦。

    我娘总结道:“这就是一窝貔子(pi zi)不嫌骚!”这话啥意思?用在这里就是形容一个家里的孩子谁也不嫌谁,喜欢在一起玩,彼此十分亲密、融洽。如果这话用到大人身上,就是指他们臭味相投,老是凑在一起玩乐或者做事情。另外,从我娘这话也可以看出,貔子这种动物身上是有骚味的。

    两个孩子打闹,不停发出尖叫,老人们还会这样数落:“哎呀,小点声,小点声,你看你和貔子叫似的!”由此可以推断出来,貔子的叫声肯定很尖很高。

    貔子这种动物我从来没有见过,像我这么大年纪的人应该都没见过。但六十岁以上的桓台人很多都见过,其中也包括我的爹和娘。娘说破四旧时期生产队组织人扒老坟,她曾亲眼见过一群群的貔子从坟洞里钻出来,向北面仓惶逃去,那外形有点像狗。村里人举着农具在后面追杀,却没能追上。

    貔子们善于打洞,洞洞相连,可长达数里。曾有人在我村东坡的貔子洞口点上火,不料西坡的几个洞口却冒出了烟。这就是“东坡里点火,西坡里冒烟”的来历。这句话后来成为了一句乡土成语,意思是你在这里或这时候做的事情,可能意想不到地在另一个地方或另外的时候看到影响与结果。

    我爹讲的则是一个传说。虽然是传说,但故事的主人公竟然有名有姓,且就住在我们村,并还活着,由不得你不信。据说某年某月某日,某人吃了晚饭出村散步,不觉到了荒郊野外。天色已经昏黑,看东西模糊。忽然他见路边树下站着一人,个子极矮,弯腰驼背,戴着一个破斗笠,看不清面目,肩上还扛着一张铁锨。他走到跟前,就听那小矮人礼貌地问道:“吃了木?”(桓台人说“吃了没”,发音就是“吃了木”。)声音古怪,好像不太会说话。当时他也没多想,顺口道:“吃了!”正要继续走,一斜楞眼的功夫,看到那小矮人的背后竟然伸着一条毛绒绒的尾巴,顿时明白,这是碰上话貔子了。什么叫话貔子?就是能学人说话的貔子。某人冷汗淋漓,抹头(扭过头)就跑,回到家大病了一场。

    这故事有点聊斋了。但我奶奶讲的“貔狐子娘”的故事更聊斋。说从前有个寡妇,守着三个闺女过日子。大闺女叫炊帚疙瘩,二闺女叫笤帚疙瘩,三闺女叫小疙瘩。有一天,她抱着小女儿路过一个坟地,被一个貔子精给吃了。貔子精变成了寡妇的模样,到寡妇家叫门,想把另外的两个闺女也吃了,却被两个闺女识破。姊妹俩拴住貔子精,把她往热鏊子上一下一下地蹾,边蹾边反复唱:“貔狐子娘,好狠心——拔一拔,蹾一蹾!......”虽然貔子精当时逃脱,但最后还是被两个闺女给打死了。

    这个故事的真假暂不讨论,但在桓台家喻户晓却是不容置疑的,其寓意更是演变成了形容后娘对待前窝里的孩子狠心,尤其那句“貔狐子娘,好狠心”,很多老年妇女都如口头禅一样经常挂在嘴边上。有时候说后娘对前窝里的孩子不好,老人们还干脆这样说:“你看看她,和貔狐子娘似的!”(前窝里的孩子,就是丈夫和上个妻子生下的孩子。)

    说到这里我们可以看到,貔子在桓台历史上的影响是极其巨大的。但,它到底是否存在?如果存在又是什么动物?老实说,我没法回答。根据我掌握、查阅的知识和以前听老人们说的东西,我只能这样总结:貔子确实存在,因为很多桓台老人真的见过。这一点不用怀疑;貔子可能是黄鼠狼,可能是狐狸,更可能是鼬獾......




关键词:||
版权所有:桓台县文化馆  电话:0533-8218005
地址:桓台县文体中心B座五楼  邮编:256400   
鲁ICP备15017843号-1